她坐在靠窗的位置,
我永远记得,下午的阳光
怎样把她照成一个轮廓,
而当她偶尔回头看我,
她的侧面怎样变成一片金亮。

——赠与友人

 

有些东西,一旦消逝了,便再也无处寻觅。

消逝了的友谊和爱情,也都是这样的。

你曾经和一位朋友很要好,后来,大家的人生不同了,见面的次数愈来愈少,甚至不再往来了。一天,你忽然想起,你们曾[……]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我的小姨父是以我情敌的身份出现的。小姨很漂亮,从小我就很喜欢她,老屁颠屁颠地跟着她到处转,小姨父出现的时候正是我和小姨的热恋期。他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我很不待见他,一心想要破坏他俩。妈妈为了让他们能单独相处,特意带我出去买零食,我想舍身保护小姨又抵不过零食的诱惑,为了防止他拐跑我亲爱的小姨,想了一个狠招:我找来几根橡皮筋,用尽全身力气把小姨的左手绑在了椅背上[……]

继续阅读 Read more

 

七个月前的这个时候,被外婆一个电话叫醒奔去医院,站在重症监护室外冰冷的过道里,等着医生推开门告诉我们外公的情况。重症监护室有严格的探视时间,每天下午四点半开门,每次只能进去一个家属,总共只有三十分钟。半夜发生再紧急的情况都只能在门外干等着。那个时候的外公插着呼吸机,昏迷着,或许还在努力地想要搜寻点意志回到这个他恋恋不舍的世界。每一次重症监[……]

继续阅读 Read more

今天在IMDB上找影评看,看到一片叫《White House Down》。想到8月份在中国电影院里看到过广告,就点进去看了一下。当时手拿两张电影票兑换券的我,以为早在7月份就在德国看过了这部“《白宫陷落》”于是不得不在看第三遍《环太平洋》和完全没有兴趣看的《小时代2》中间硬选了一部。 这一看影评不要紧,看了之后差点下巴都掉了下来。

首先是看到演员表,杰[……]

继续阅读 Read more

can relax

爱尔兰雪、土耳其蓝、莫斯科眼泪。我都收藏在小小的太阳里、还有晴天和微笑。波斯湾海、维也纳厅、阿拉伯传说。我都纪念在厚厚的相集里。把醉了的明天寄托在潘多拉的琴弦、浮沉余生虚伪地歌咏人间。用一根火柴烧一座蜃楼,借这场大雨让自己逃走。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

——无名 题

 

我记得那列开往柏林的火车在群山中蜿蜒而行。

我记得[……]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对于很多人来说,“比特币(Bitcoin)”仍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在雅安地震后由于有人在捐款活动中捐出了比特币才让这种互联网虚拟货币在国内浮上了水面。在此之前,由于美国政府担心通货膨胀而默认允许的虚拟货币,导致了比特币在两年间的大涨——从1比特币兑100元左右人民币涨到了现在的1比特币兑800多元人民币。

6

有关比特币的定义不再赘述。由于它是一种[……]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昨天和朋友闲聊,聊到了克劳所在的哈茨山地区,他提到了有关格林童话中白雪公主(Schneewittchen)的一些细节,并且推断说白雪公主应该是本地人。对于这个结论自然要深入研究一下,于是回家放Wiki开搜,找到了如下内容:

Vermutet wird die inhaltliche Herkunft des Märchens im südlichen[……]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此刻,正午微弱的阳光在石廊墙上轻颤,照亮一笔一划凿出的远方的山峰,一种失却了一切功用的结绳记事可还有被展示的需要?弗莱堡、罗维腾堡各处也藏匿着这种损坏了的时光机,如果不小心遭遇它们,恍惚中要记得保持警惕。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其实我患有间歇性神经病,发病时间不定,发病原因不详,具体症状也是多种多样,因为这病时有时无,潜伏期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所以被定性为间歇性神经病。这可不是精神病,是地地道道的神经病。

 

精神病有遗传也有后天慢慢形成的,但神经病不同。我这病到底从何而来,还没有人说得清楚,连权威的精神科神经科的专家都没有听说过。所以我一直都是自己在摸索了解[……]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日常生活乏善可陈,似无公开记录的必要,更不好意思提及初恋二字。早上去学校,在路上的咖啡店买早饭。有时上课一直上到夜里,原路返回,在另一家超市买面包圈或者其他突然想吃的东西。简单重复的生活培养出一些十分固定的习惯。比如早起去的咖啡店就是其一。没有要买的东西也会进去转一圈。打早工的一直是位圆脸小姑娘,一口标准高地德语。超市里打晚工的也都是年轻学生。有段时间是个非[……]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初恋到底属于谁?是第一次怦然心动,躲在墙角,偷偷地瞄着那个暗恋的男生在阳光下的侧影的心情?还是第一次拥有一个正式的男朋友,他牵着你的手,向世界宣布你就是他的?

 

这篇关于初恋的回忆,我想写给那个大我八个月,跟我青梅竹马的老朋友。

 

他的爸爸和我的爸爸是老同学,也是很好的朋友,在他们都还没有结[……]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昨晚心情有些低落,北京时间晚上十一点多了,嫂嫂还在QQ上陪我聊天。当时我正坐在长途汽车上,被邀请去一个私人读书俱乐部做一个小型的研讨会。虽然这边只是下午四点多,但天已经黑得不行,加上又起雾,汽车的远光灯也照不了多远。突然觉得很想念那几个比我大了十多岁的哥哥姐姐和嫂嫂,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感觉到,我是多么的爱他们。

 [……]

继续阅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