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帝国理工里,我有三个德国好朋友。

昨天,我和其中的两个,Franziska和 Sandro到皇家机械学院的咖啡厅去喝咖啡。

他们是那种充满活力的典型的德国人,很聪明,但是做作业却不擅长。

Out[……]

继续阅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