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苦难与艺术》篇中讲到苦难与格调,苦难与艺术造诣,自五代以来,花间词和两宋的婉约词派多少因为其格调和情感上的轻松被人诟病为玩乐消遣之作,而豪放词仿佛才部分担当起了一种对于家国生民的责任感。现世的人们[……]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晏几道的词作,所受诟病最多之处,或许在于其作多艳词,情感浅薄,有失厚重,这也导致了他的词作虽属上层,却始终不能于稼轩、子瞻甚至易庵相抗。对比以上三人的词作,不难看出晏几道可谓承袭了五代以来的花间作风,[……]

继续阅读 Read more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中有评:南宋词可学,而北宋词不可学。意指北宋词之境更出南宋之上,南宋词可以被模仿,而北宋词人所作却是后人难以企及。王国维在《人间词话》未刊的手稿当中,还评价晏氏父子之境,南宋人不[……]

继续阅读 Read more

问及晏几道最脍炙人口的佳篇,首先映入的脑海的,无非是以下几首小令:蝶恋花的“梦入江南烟水路”,鹧鸪天的“彩袖殷勤捧玉钟”生查子的“金鞭美少年”临江仙的“梦后楼台高锁”等等,翻开全宋词查找晏几道,收录的[……]

继续阅读 Read more

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中曾经提到,哲学产生于闲暇,只有当人们从繁重的劳动当中解脱出来,拥有闲暇,才会被激发起人对于自我存在以及万物运作的思考。于是哲学一度被称作填充闲暇的工具,其实何止哲学,文学与艺[……]

继续阅读 Read more

­

Photo by Vroni

Photo by Vroni[/caption[……]

继续阅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