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建筑机械依然轰鸣着,洗手间的水龙头喷了半天依然不出一滴水,双手在键盘上飞舞依然急促的啪啦声,似乎种种都显示着与过去两天异常的相似性。短暂的休息一下,像慵懒的加菲先生在床上来一段即兴的伸展运动。只是[……]

继续阅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