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正午微弱的阳光在石廊墙上轻颤,照亮一笔一划凿出的远方的山峰,一种失却了一切功用的结绳记事可还有被展示的需要?弗莱堡、罗维腾堡各处也藏匿着这种损坏了的时光机,如果不小心遭遇它们,恍惚中要记得保持警[……]

继续阅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