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可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再次见到陈糖,突如其然的偶遇导致整个课堂过程中她都如坐针毡,感觉自己的神经已经被窗外灌进来的冷风冻结。虽然很想仔细观察一下坐在前面的女人,希望从细枝末节中体会到她如今的境遇。但[……]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柏林州的夏天,最热不过摄氏37度。

太阳用光和热,铸成一只大碗,整个倒扣在德国较低的东北部平原上。只在施普雷河沿岸的地方,开了一个口,引进来一些风一些雨。山啊、河啊、红树林子、人家、市镇、还有穿[……]

继续阅读 Read more

作为一名在德国学习和生活的中国留学生,有一张得天独厚的申根签证,所以去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当然有个比较特殊的就是英国,要去的话还不得不重新申请一纸签证。虽说多了这么一道手续,[……]

继续阅读 Read more

Actually, mining asteroids is not a new idea. It was legendary Russian rocketeer Konstantin Tsiokolv[……]

继续阅读 Read more

1、今年欧洲杯在波兰和乌克兰两个国家举行;

2、比赛时间在北京时间晚间至凌晨;

3、小小罗不是巴西的,他是葡萄牙的;

4、今年最有机会夺冠的分别有德国、西班牙,和你男朋友支持的队伍;[……]

继续阅读 Read more

人们都说,没有希望的人生是可悲的。

没有回忆的人生也是如此。

也许是最近几日的车劳途顿把人都折腾坏了,自打重新回到德国之后一直想写点什么,但是能想起来的总是些零碎的片段,凑不成一篇完整的文[……]

继续阅读 Read more

­

Photo by Vroni

Photo by Vroni[/caption[……]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到了2012年,法国媒体已经用“十打十”来形容《触不可及》(Intouchables)的票房奇迹了。从影片去年九月公映至今,连续十周的票房冠军,总观影人次达到了1760万,突破了经典影片《虎口[……]

继续阅读 Read more

首先推荐一篇韦亦澄先生的短文:http://wf66.com/page/20069/2368489F6E.htm

不时听人说起这个词“留学垃圾”,语气中满是对“垃圾”的轻蔑和与“垃圾”划清界限的[……]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如果你是个生活大爆炸影迷的话,我敢打赌你肯定听过下面这句怒吼:

“HOOOOOWAAAAAARRRRDD”…..

“HOOOOOWAAAAAARRRRDD”…..

“HOOO[……]

继续阅读 Read more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行走在不被打扰的宁静里,光阴里开满了细弱的蔷薇,缓缓的日子洁白而平静,微风吹过,繁花满蹊。在这么深重的浮华里,谁不会迷路呢,我也常常在烟火前驻足,会因为那些黯淡或者绚烂[……]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德国同学Oliver的的小女儿,五岁,还是蒙昧未开的天真。系里组织出去郊游,他带也女儿一同出去玩儿,她自己一个人跑在前面,开心的笑,红扑扑的脸蛋红得象新鲜小草莓。她并不多话,也不缠人,自己跑跑跳跳的,[……]

继续阅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