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

你好。

可能再也不会见到你了吧。去年8月3号,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强烈地预感到了。双鱼座就是如此,有着十分精准的直觉。

好像要说的话都写在了给你的新年祝福里,希望你能[……]

继续阅读 Read more

 

道理有时候其实很简单,但往往被我们想得太复杂。

 

我初中上的是寄宿制中学,晚自习的时候经常要从初中部走到高中部去,忘了是去检查卫生还是作为纪检部代表要查看别[……]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我的小姨父是以我情敌的身份出现的。小姨很漂亮,从小我就很喜欢她,老屁颠屁颠地跟着她到处转,小姨父出现的时候正是我和小姨的热恋期。他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我很不待见他,一心想要破坏他俩。妈妈为了让他们能单[……]

继续阅读 Read more

 

七个月前的这个时候,被外婆一个电话叫醒奔去医院,站在重症监护室外冰冷的过道里,等着医生推开门告诉我们外公的情况。重症监护室有严格的探视时间,每天下午四点半开门,每次只能进去一个家属[……]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其实我患有间歇性神经病,发病时间不定,发病原因不详,具体症状也是多种多样,因为这病时有时无,潜伏期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所以被定性为间歇性神经病。这可不是精神病,是地地道道的神经病。

 [……]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初恋到底属于谁?是第一次怦然心动,躲在墙角,偷偷地瞄着那个暗恋的男生在阳光下的侧影的心情?还是第一次拥有一个正式的男朋友,他牵着你的手,向世界宣布你就是他的?

 [……]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昨晚心情有些低落,北京时间晚上十一点多了,嫂嫂还在QQ上陪我聊天。当时我正坐在长途汽车上,被邀请去一个私人读书俱乐部做一个小型的研讨会。虽然这边只是下午四点多,但天已经黑得不行,加[……]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我是个八卦之人,但是最听不得别人跟我说谁和谁般不般配。一直觉得,两个人只要是在一起,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般配的。比如最近很火的ZSY事件,暂且不去管它的真实性,[……]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又降温了,风刮得很大,刚开好的花都被吹得四处飞舞,粉的紫的白的散满了一地。昨天还灿烂的太阳今天消失得完全不见踪影,只剩下灰色的云和冷冷的风。

 [……]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刚刚无意间发现自己曾经在2007年写过的一个博客,里面有我准备写的小说的开头,现在看到,觉得特别好玩儿。发来跟大家分享分享:

 

前言:我想用我仅有的时间来记录一些从我们手中缓慢[……]

继续阅读 Read more

我现在很忙,等会儿联系。

 

打电话前先告诉我

 

晚点再说。

 

呵呵。

 

好。

 [……]

继续阅读 Read more

 

可能龙年是一个不错的年份吧,身边的朋友都纷纷在今年结婚生子,搅得我也有那么一点点的蠢蠢欲动,想快点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就好像,人生本来就应该这样按部就班,到了这个年龄就要去做这个年[……]

继续阅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