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第一次了解了没有汉语输入法的痛苦,每一个字都是煎熬!

Iffie绝对算得上我的好(这个字被某人和谐)友之一,当然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 说。当Iffie和我说可以开专栏的时候,心里出现了莫名的挣扎,因为我已经不是10几年前那个喜欢舞文弄墨,用文字来发泄情绪的小朋友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我更喜欢把一些感情放在心里,慢慢地融化掉。

人的感情越多,越容易把自己拖垮。

至于为什么最后还是决定了写点什么,那是性格使然,改不掉!

在选择笔名的问题上,我和Iffie有很大分歧。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名字来表达我现在的状态,他却坚持使用what这个没来由的名字,并且告诉我里面有深刻的含义。很明显,用这4个字母我能拼出N种组合,但是有几种完全是针对我的,我知道这是个坑,所以我义无反顾的跳了。

最后,Iffie要我给自己写一段话。一段话形容自己恐怕是我这辈子遇到最难的考题,让我突然把人生中起起落落的那些个片断在脑中重温了一遍。我借鉴了前人的经验,还是无法下得去手来评价自己,只好写下一句心情,聊以自慰!

我终于体会到,在没有输入法的情况下打字是一种多么大的勇气!

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Iffie,给了我这样一个地方,让我追忆那碎了一地的青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