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一座城

by 作者: iffie

can relax

爱尔兰雪、土耳其蓝、莫斯科眼泪。我都收藏在小小的太阳里、还有晴天和微笑。波斯湾海、维也纳厅、阿拉伯传说。我都纪念在厚厚的相集里。把醉了的明天寄托在潘多拉的琴弦、浮沉余生虚伪地歌咏人间。用一根火柴烧一座蜃楼,借这场大雨让自己逃走。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

——无名 题

 

我记得那列开往柏林的火车在群山中蜿蜒而行。

我记得起初大雨如注,雨滴在窗面的爬行斜率随着车速改变,有一个瞬间,它们几乎是水平移动的,像在表演高难度的杂技。

我记得阳光是突然降临的,不知是雨停了还是火车离开了降雨区域,总之窗外已然是通透的阳光,如剧场改换了布景。

我记得火车开到一片树林里,耀眼的光斑像藏在树叶间的金币,我听见那并不存在的金币在风中摇荡的声音,一种炫目的声音,我闭上眼再睁开,我将视线变成广角,将车窗框架纳入视野,那景色就变得虚幻。

我记得火车开得愈来愈快,可能是错觉,但窗外的树林分明已成一幅明暗有致的抽象画,几千种绿的交响,又如记忆里每一个刚刚逝去的瞬间之叠影,而残存的雨滴,因这重复曝光变得晶莹而强烈。

我记得对面的女孩不知何时陷入了深眠,一缕缕阳光刻印在她脸上,像从现实走向梦境的斑马线,在梦里她也许笑了,也许没有。

我记得过了很久,才想起看另一侧的风景,那是一片绿色的草原,绿色的、无涯的草原。

我记得鸟拍动翅膀飞翔的样子让我吹到了密闭车厢里并不存在的风,我将视线聚焦在某一只身上,追随它的飞翔线路,看着它越来越小,变成一个黑点般的、远处的存在,于是我不再羡慕它的自由。

我记得火车经过一个个城市,我曾去过的城市,我思考着名字暗示的意象,汉诺威、马格德堡、波茨坦,还有那个尚未到达的终点站——柏林。

我记得越接近柏林,火车就开得越来越慢,好像在飞奔之中到达是一个错,好像有思绪要整理。

我记得鸟儿在车窗外的一排排电线上跳跃,像在演奏五线谱,但声音始终缺席,像默片。

我记得云不知何时又聚集起来,用身体挡住天空。

我记得我在脑海里写下一个小说的开头,第一句话是——“分别后,我多么想从未梦见过你。”——但我没有在纸上写下这几个字,我觉得白纸很完美,没有什么小说比得上一张完美的白纸。

我记得就在火车驶入柏林车站的那一刻,我对自己说,总有一天我要写一封信致柏林,向她讲述在朝她而去的路上有关我青春岁月的那些事,如果我还记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