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到底属于谁?是第一次怦然心动,躲在墙角,偷偷地瞄着那个暗恋的男生在阳光下的侧影的心情?还是第一次拥有一个正式的男朋友,他牵着你的手,向世界宣布你就是他的?

 

这篇关于初恋的回忆,我想写给那个大我八个月,跟我青梅竹马的老朋友。

 

他的爸爸和我的爸爸是老同学,也是很好的朋友,在他们都还没有结婚的时候,有人还曾介绍我爸爸和他妈妈认识,不过最终阴差阳错,没能见到面,也没能在一起。还好,不然就没有了今天的这个故事。

 

从有记忆开始,他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听说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刚学会走路,胆子小,不敢在地上走,只敢在软绵绵的床上撒开步子。有一天,我坐在地上玩泥巴,他妈妈提着一桶水经过,逗我说,要带我去找他一起玩水,他妈妈边说边走,我竟然爬起来跟着她,追着她跑。我就是这么神奇的还没学会走就开始跑了的。

 

我们住在同一个单元里,他住三楼,我住二楼。还没上学的时候,我们一起光着脚丫到处跑,一起爬树摘桔子,一起摇呼啦圈,一起在农贸市场骗吃骗喝。我们最喜欢做的游戏是过家家,他做爸爸我做妈妈。

 

突然有一天,我们觉得跟布娃娃玩太没意思,要是能有个小婴儿该多好。因为我是剖腹产,我表弟也是剖腹产,妈妈也曾指着肚子上的疤痕告诉我,我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所以在我一直认为,女孩子肚子里都有一个宝宝,只要拿刀剖开,就能把宝宝取出来了。我们俩一合计,这主意多好,这样我们以后就能有一个真宝宝过家家了。

 

那个下午,很热,我爸爸妈妈还有他爸爸都在开教工大会,他妈妈在医院上早班。他从家里的杂物柜里翻出了一把又旧又锈又钝的刀。我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忐忑澎湃的心情,还有他开门时左右张望的神情。我躺在他家的竹床上,他帮我调整好电风扇的角度后,我把衣服一掀,任由他宰割。

 

微微的凉风吹着,他拿着刀磨我的肚皮,一点儿也不痛。我在满怀着憧憬和期待中慢慢睡了过去。等我醒来时,已经睡在了自家的床上,还以为自己做了个梦。后来洗澡的时候,妈妈指着我肚子上的锈痕问我怎么回事,我才想起原来这不是梦。估计我当时的回答把我妈嗌住了,我张口就问我的宝宝在哪里。妈妈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让我明白原来先要结婚才能有宝宝。

 

中间的过程具体怎样,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他妈妈下早班回家,拿钥匙打开门,看见我躺在竹床上一动不动,他儿子拿了把刀聚精会神地在我肚子上磨来磨去。多么惊悚的场面!她冲进屋里,摸了我的鼻息,检查了我的肚子,才发现我只是睡过去了,连忙把我送回了家里。等她回家,她儿子自知自己犯了错,躲在床底下不肯出来。

 

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同班,第一天上学,第一堂课上完,下课铃一响,我们俩都以为放学了,拎着书包屁颠屁颠地回家了。

 

每天早上,他吃好了早餐都会来我家等我一起去学校。几乎每次他敲门的时候,妈妈都在帮我扎辫子。他也不急,总是耐心地等着我。在学校的时候,他帮我打架,我帮他收拾书包,似乎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顺理成章。

 

这样快乐无忧的童年,到我六岁的时候就告一段落了。因为爸爸妈妈工作调动,我不得不离开那个小镇。记得当时来接我们的是一辆蓝色的卡车,驾驶室有两排座位,可以坐下5个人,卡车后箱里堆满了家具电器。

 

院子里的大人小孩都出来送我们,跟我们道别,唯独他没有。 我叫啊闹啊,不肯走也不管用,爸爸狠心地把我搂在怀里。我只有眼巴巴地看着那个熟悉的楼梯口,或许在期待着他能骑着一匹白马出现再我的面前,带我离开吧。

 

他始终没有出现,最后在车子启动的时候,我看见他坐在自家的洗衣机上,默默地看着我,没有挥手,没有半点送别的意思。就好像,只要他不说再见,我就不会离开一样。

 

到现在还记得当年离开时的撕心裂肺,长大以后经历的那么多次都离别都不及那一次来得汹涌。

 

谢谢你老朋友,谢谢你当时不肯和我说再见,也谢谢你给了我最美好天真的童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