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与艺术

by 作者: vroni

晏几道的词作,所受诟病最多之处,或许在于其作多艳词,情感浅薄,有失厚重,这也导致了他的词作虽属上层,却始终不能于稼轩、子瞻甚至易庵相抗。对比以上三人的词作,不难看出晏几道可谓承袭了五代以来的花间作风,继六朝之瑰丽婉转,而稼轩、子瞻以及渡江后的后期李清照,则都不再把词局限于伤春、闺怨的主题。稼轩的边塞词粗矿豪放,抒情小令也隐隐有魏晋遗风,而苏祠张弛有道,也能在豪放义气与温婉动人间游刃有余。再说李清照,在赵明诚过世之前,其词风还是沉沦花间,很有一番小女儿的心态。但渡江之后,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和家破国亡的噩耗,却也激醒了她诗词当中豪迈张扬的作风,有如她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反看晏几道诗词的主题,总是围绕归恨、离绪,春感、闺怨等花间一派常用的意向,虽然辞工精巧,意境深远,于格调上却总逊人一筹。诗词是情感汹涌的出口,晏氏父子的词中的波澜不惊,很大程度上归咎于其经历的平顺。虽说晏几道的晚景不堪,但终其一生,纵使忧愁不断,却并无见识多少坎坷,一言蔽之,苦难成就艺术。而晏几道缺少的,正是苦难。

词至李后主而境界始大,要我说,李后主前期的宫廷玩曳之作,除了嗅得到六朝一脉而来的繁复糜烂之外,疏无鹤立之意。只有到了南唐国破,被缚为囚,这种难以承受的苦难才成就了那个小楼昨夜又东风的李后主。李煜在受制于这苦难的同是,也从这种苦难当中,汲取了最大的养分,使得诗歌成为了其负面情绪最大的宣泄出口,正是苦难成就了李后主。再道李清照,在李清照的前期,无论是少女时的羞涩顽皮还是婚后的琴瑟和鸣,带给李清照的除了幸福之外,并无多少艺术上的成就,前期的词作当中,纵然也是用词精巧,情感纯浓,但终究不具备多少震撼人心的地方。其出阁前的一首《点绛唇》: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可谓把闺中女儿的娇憨心态写到至极,然而后人读来,微微一莞尔后,便留不下过多的印象。但这样的情况在丈夫早亡,北宋国破,南渡之后,便有了很大改观,在南渡之后,且不说她在《词论》和《金石录后续》上的艺术造诣,但是词上,“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十个字,便一下能够调动起读者心中最大的同情,而漱玉词中最打动人心的句子,无一不是南渡后她抒怀愁绪的作品,可见也正是苦难,成就了李清照。

我们都说拥有幸福的童年至关重要,不幸的童年会对一生留下阴影,但不幸的童年同是也是文学艺术的天赋上一生的馈赠,苦难带来煎熬的同时,也带来艺术的养分,晏几道的诗词读来轻巧,始终将负面情绪控制的很好,淡淡的,却始终缺少那种排山倒海式的动人力量,真是由于他不曾经受过真正的苦难。

苦难滋养艺术,在我们遭遇苦难的时候,念及这一点,也许可以在万念俱灰的同是,留存一点点希望,因为哪怕世事无常,人变得一无所有,但逆境同样也能带来艺术的种子,作为人在绝望中的一点补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