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杭州

by 作者: iffie

­

Photo by Vroni

Photo by Vroni

近日看了一个好友的几篇文章,是赞叹古诗词中蕴含的感情。之后,我突然有所感悟。原来,诗词不仅能让读者感受诗人曾经有过的辛酸苦辣,更能让后人从中汲取诗词中表达出来的积极向上或人生哲理。这应该就是中国古代文学经久不衰的根源,中国浩瀚几千年文化沉淀的魅力所在吧。读懂了诗词的人,不仅是对作者情感产生共鸣,同时也是读者对自己所经历的情感的一次理性梳理;不仅是对诗人优美情感的感悟,百折不挠意志的欣赏,更是自己直面人生,善待自我的一次激励。

­  上学时,我看不懂诗词。作者的潦潦几笔,却需要读者花费几倍的精力去剖析。比如我在读“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时,总会有不同的理解,可以把它理解为苏轼赞誉西湖,赞誉祖国的大好河山,表达了爱国情怀。但是也可以理解为没有考虑到这个方面,就理解一首赞美西湖的好诗。看来诗词理解不清会弄巧成拙,词不达意,闹出笑话的。有时觉得诗词只不过是无聊古人的无病呻吟罢了,象“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觉得要理解作者朦胧的爱情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  慢慢地我有点理解,有点喜欢她了,虽然我不能过多的去理透作者的意图,但是读过之后,这些诗词总能激起我对古人的钦佩,“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只稍几个字,竟能勾勒出如此悠然恬淡的隽永图画;“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睛圆缺,此事古难全”,“奈何,奈何,相思已透楼阁!”些许的笔墨,就能概括人生的辛酸无奈与心灵深处的冷静承受。这些诗句,挑起了我沉闷的心思,使我寂寞的内心泛起几点涟漪,被其感染之后,我也会有对自己以往平凡人生的思潮涌动,偶尔也会沉浸在往日的激情或悲伤的记忆里,偶尔也会有对美好未来的虚幻的空想,偶尔有对人生的达观,对未来的坚信。她给我插上了品味古人灵魂的翅膀,她给了我应对起伏人生的钥匙。在这里面,我沉思,享受,心灵归于平静。

­  我想,这些看似简单的诗词竟能溢出些许悠美的畅想,让心滋生了些许灵气。看来,不喜欢她都不可能了。因为,我已被她的魅力牢牢的套住了。虽然,这并不意味我具备做诗的才情,但我也依然如故。

­  谈到诗词,不得不提起杭州。

­  南宋建都临安152年,杭州这个南宋经营了一个半世纪的国都,使其宏伟的城市布局和优美的湖山美景比前代更胜一筹。厚重地让千古风流人物,万卷传世诗词水墨,都做了她修饰的脂粉。美人盈盈粉泪唱琵琶,英雄烈烈西风舞长剑,帝王万里气魄雄视山河,文人一笔云烟笑谈古今……都在此交集演绎,被刀笔拓刻在时光的书简里。­

­  岁月如歌,转眼就是百年,这当中最瑰丽的,不是那些风花雪月,也不是那些金戈铁马,而是创造了中国传统文化上的鼎盛,尤其是诗词,将文化艺术上的成熟与多姿,推向一种极致。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阐述,词作为一种文体,在宋朝时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优秀的文化熏陶,和风云变幻的年月,造就了中国历史上最优秀的一批文人,布衣卿相柳三变,东坡居士苏轼,欧阳修,秦观,王安石,林和靖,晏珠,朱熹,范希文……他们都曾在朝堂之上,在仕途和文学之间做过抉择,权利的纠葛和历史的玩笑延伸开来,不经意之间成就了宋代诗词的鼎盛。这和李太白的夜郎明月,杜少陵的巫山云雨是不一而同的。

­  诗词的繁盛,首先经济的辉煌,大宋帝国,积累了足够丰富的经济实力,据说当时宋朝的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其次,是文化上的开放,南宋初期的统治者,实行了开明的文化政策,在那个民族大融合的年代,使得宋文化呈现出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繁盛。­

­  如今,在杭州,无论在西湖还是灵隐寺,抑或是飞来峰,首先感受到的是这片厚土的凝重和诗词文章赋予这片土地的不朽与神奇。遗憾只去过一次杭州,也是匆匆的走马观花一番。但是所幸还有一些回忆可以留念,这让我忽然感到,这片被历史掩盖的繁华,是否依稀睡在那个唱词作画,车马如流的年代里呢?睡在这幻觉破灭的黄昏里。

­  菰叶一片生秋怨,隔江人立微雨中,一帘西风紧,卷落了窗格上一纸潦草岁月,古寺楼台,湖岸杨柳,在青石阶画成的哀婉格局里,秋叶胡旋,宛如千年前词工门一声声轻轻哎哎的叹息。­至少今夜,可以让我在诗词里度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