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他们总是在河对岸

by 作者: Mr. Welldone

河的对岸,总有白衣飘飘的美女,总有飘香醇厚的美酒,总有色彩如画的美景,总有……
该死,他们总是在河对岸。

2012年,出差的机会莫名其妙就多了起来。1月初去了趟厦门,2月底又跑了趟哈尔滨。加上常年呆着等死的北京,三个城市有一个相似之处——与众不同。不似中国绝大多数城市,这三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个性,没有被GDP摧残,没有被伪文明推翻。然而北京已经在人口爆炸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默然不表。厦门是我所爱的,哈尔滨也有些是我所爱的。工作原因,到了地方总会有人陪同。我望着窗外的车流,感慨说,还是这样的城市好啊, 活着没那么累。得到的答案也是相似的,北京多好啊,首都,大城市,发展机会那么多!我心里就默默念叨一句,该死,他们总在河对岸。

一毕业,我就成了大学同学里面的小众,工作、生活、感情,莫不如是。好多人觉得我每天都过得很特殊,而我却摇着头说味同嚼蜡。我有时羡慕出国同学的自由,羡慕读研同学的闲适,甚至羡慕那些国企同学的懒散外企同学的奋斗。我心里常默默念叨一句,该死,他们总在河对岸。

我有一个愿望,就是每天下班出机关大门的时候能够看到夕阳。可是这个算不上愿望的愿望,几个月都无法实现一次。偶尔五点下楼办事,看着那些带着一天疲惫的人们充满向往的等着归家电梯的时候,我心里常默默念叨一句,该死,他们总在河对岸。

其实,河的这边也不总是黑衣巫婆苦涩劣酒单调风景,但我还是想跨过河去。当然,我也会想,是不是到了那边,仍然念叨,该死,他们总在河对面。

那天把这些烦恼说给一个朋友听,他问,河是什么。

我傻了。

2 Comments

  1. 挪威语有句谚语:河对岸的草总是更绿些。哈哈,河那边得他们说不定也看着我们说,该死,他们总在河对岸

  2. 黄小呱呱

    围城里的生活,河对岸的风景,总是让我们误以为比我们所拥有的更美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