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参加了德国联邦议会主席Norbert Lammert的一个演讲,题目是《民主法制国家和多元文化公民社会》。

报告重点谈了法制,文化,民族和社会之间的关系,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当时我旁边坐了个可爱的老头,他说Lammert先生是他的老乡,自己的爷爷和Lammert先生的奶奶认识,今天专程过来捧场的。人家都专程过来捧场,我也写一些感悟来和大家分享吧。

报告基本观点:“多元文化社会的实现只是知识份子的一个幻想,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实现。”

第一,在现实中总会有一种或者两种主流文化主导社会,目前是西方文化。这种主流文化的形成是无法阻挡的。

第二,就算是强行赋予每个文化一个平等地位,如果没有法制的约束,久而久之,还是容易形成一言堂和所谓的“权威”,到那时又回到了主流文化和亚文化的状态。

第三,文化价值身份认同和国家民族身份认同的区别。简单说,就算是大家认为亚洲文化圈,欧洲文化圈,和非洲文化圈的人或者儒家文化圈,基督教文化圈和伊斯兰教文化圈的人是平等的,可以和谐共存的,一旦遇到具体问题和矛盾时,人们会说我是美国人,德国人,你是日本人和中国人, 不会说因为大家都是基督教文化圈的人(假如有人信基督教),这件事就算了,咱俩矛盾一笔勾销,因此文化价值身份很难取代国家身份认同。

我的感悟:部分赞同主席先生的观点,从目前来看确实很难以实现“大同社会”,保证各民族文化的平等发展确实幻想居多。但是不代表人们不须要去做。德国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一直就致力于推动文化融合教育和跨文化教育的发展。 从中国目前的状况来看,这种对跨文化教育的需求与日俱增。以大学为例,东部发达地区学生和西部欠发达地区学生,城市学生和农村学生以及农民工子弟,富裕家庭子弟和贫困家庭子弟,以及汉族和某些少数民族,海归和土鳖等等之间存在着一些或较大的价值观和思想观念的差异。

若这些差异被人忽视或者得不到重视,可能小问题会变成大问题,常常出现矛盾凭空起的状况。不仅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影响团结,危害社会和谐,这些都不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经济的发展不是万能的,还需要人们主动的、有意识的去解决一些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