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鸭蛋引发的思想惨案

by 作者: Mr. Welldone

新来乍到,不甚惶恐。近日新写一篇狗血随笔,但基调过于阴郁,不宜作为首篇博文。遂翻箱倒柜,找到这么一篇旧文,聊以为念。

如下:

(一)

前段时间,单位发福利,一人一盒咸蛋,咸鸭蛋

山东·济宁·微山,黑体·红色·居中

很多同事很受用,不晓得中年人是不是好多都好这一口

我的至今扔在桌子底下,连动一下的欲望都没有

上大学时带回来两箱双黄微山大鸭蛋,最后竟然都可以坏掉一多半

所以说,好多东西不是不好,而是不够好,没有那么好

输,就输在比较二字

(二)

我觉得自己一直活在一个微情的圈子里

这个圈子没什么框架也没什么边际

圈子里的人想出去很容易,只要你一段时间自我销声匿迹,保准没人会留意你

同理,想进来也很容易,校内、微博几个不痛不痒的评论,手机几条不真不假的短信

圈子里的人都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小心翼翼的打理着和别人交界的一亩三分地

既不过于热情,也不会过于冷漠。不会大咧咧的给你个拥抱,也不会冷冰冰的送你个白眼

但是,很微情,多少有点温情

从前的同学如是,如今的同事还如是

(三)

上周和几个朋友吃饭,竟然认识了一个演员

当然,这叫尊称。一般,我们都叫,跑龙套的

应该没人没看过《喜剧之王》,应该也没人不知道那几句台词

请不要叫我跑龙套的,其实我是一个演员。如果一定要叫的话,请不要在前面加一个“死”字。

那哥们说,他的偶像是《大话西游》里面被唐僧念叨死的两个小妖

整部戏里那么多人啊妖啊神啊仙啊,都听了唐僧的唠叨

唯有这两个小妖,舍生取义,宁死不屈,谱写了一曲血与泪的颂歌,挺起了一座力与美的丰碑

陈寅恪先生说,这是有“自由之意志”的人,是大写的人

所以我就做了一个跑龙套的,演员

说一句,那人是北理工的正牌研究生,研究我最头疼的物理

很其貌不扬,很龙套

那日听的我惶惶然,忍不住多敬了他几杯,说几句很微情很不痛不痒的奉承话

你们知道,我很擅长这个的

原本还试图留个联系方式以后私下探讨人生和宇宙,无奈喝得熏熏然忘了这茬

(四)

神棍节当当做活动,买了一本老校友的书

里面赫然印着那几句话

龙套哥在酒桌上显然没用引号,也没加角标

所以我觉得方舟子应该翻翻这厮的硕士论文

竟然和我这个小本科生论文做同样令人不齿的事情,太让我不齿了

被一个跑龙套的理科生戏耍,真是可喜可贺

(五)

最近好像好多好多人都看过、在看或者想看《失恋33天》

我相信这是一部好电影

因为我认识原著作者,那是一个漂亮的、没脑子的、有且仅有中文天赋的阿姐

这种奇葩写不出好剧本,我们就不必等2012世界末日了

都去跳伤心太平洋得了

但是太多太多人想看,所以我决定打死都不看了

昨晚在QQ上给她这样说,她说,没看出来啊,你也很奇葩嘛

你看,我都成了这个世界的奇葩,这个世界还有救么

(六)

答案必须是,肯定有救

因为遍地开满了奇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