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散场

by 作者: iffie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忘掉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题记

夏天是容易让人慵懒的季节,但却有肥皂泡泡的味道。

已经习惯于高纬度国家8月份那过早升起的太阳,清晨的阳光便已刺眼。家里的窗帘是我喜欢的样式,上面的图案是鲜艳的花朵。不知从何时起,发现一个人的生活也可以很有情趣,若是闲着无事,便信手翻一翻不知道几个月前购于火车站书店的家居杂志,然后开始按照里面某一幅图片设想自己以后的新房子。当然,只是想想而已,想完了,把桌上的百合花挪到阳光晒不到的地方,然后这些给已经有些盛开过了的花朵换上一瓶新的过滤水。

生活就是如此平淡,甚至没有一丝涟漪。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有句话翻译成中文是“上帝眷顾欧罗巴大地”,现在想想确实不假,没有污染、没有喧嚣,甚至连地震的机会都没有,有的只是宁静和绿色,街上没有什么行人,偶尔看到一两个老人站在路边的阴凉下躲避过于强烈的阳光。电视里则放着无聊的节目,看天气预报主持人面对超过30度的气温便大呼“不可思议”,这不得不让人变得慵懒起来。

回想一年前从中国出发时也是一个炎热的清晨。北京的气候依然充满了当年元大都式的干燥与粗线条,连空气都是焦躁的。当飞机飞向本初子午线的方向,调时间便成了一大趣事:11个小时的旅程,却只能在你的手表上留下4个小时的印记,从此,我便在这颗星球上多存在了7个小时。

时间像握在手中的沙粒,慢慢的就从指缝中流走了。有时雨过天晴,外面的阳光透过窗上的水珠照进屋子,在地板上折射出美丽的图案。而我却总是往往错过欣赏她们的美丽,有时猛然想起抬头去看,她们却已被蒸发殆尽。由此来说,洗衣服竟也成了一大享受,确切地讲,是把衣服晾在楼下草坪上的架子的时候。五颜六色的布料随风而舞,像是长袖善舞的精灵,然而这种享受也是短暂的,炙热的阳光总是过快地带走了所有的水分。偶尔,在搭过衣服的地方,竟也能看到一道浅浅的彩虹。

 

每每被人问起我在哪儿读书,我总是脱口而出柏林这个字眼。也许,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波茨坦对我来说反而陌生了好多,虽然这里有恢宏的宫殿群和巨大的森林公园,但是这个城市的性格却过于内敛,似乎只存在于与我对立的世界。

推开窗子,是一片4位数平方米的草坪。夏日里,继续鹰飞草长。还有些不知名的灌木,能够在不察之间长到一米多高,我也曾幻想过种上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在上面,但是由于宿管不允许也就只得作罢。

风吹过,草叶也伴随着沙沙响声涌出了波浪。有时穿过这片草坪,要小心翼翼的留神不要踩到脚下的雏菊,偶尔也能见到几颗薰衣草紫色的魅影,还有无数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小花。瘦弱,却热烈的绽放着,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走着走着,就会不由自主地忘记脑海中所有其他的事情,然后,就会一直不停地走下去。

在这儿,我并没有太多喜欢的风景。无论是腓特烈二世皇帝(Friedrich II von Preussen)亲自设计的无忧宫(Schloss Sanssouci),还是见证了波茨坦条约签署的采琪莲霍夫宫(Schloss Cecilienhof),这些都是皇家的玩物,磅礴大气,却没有生活的气息。

有些小街道倒是例外。有时漫无目的的行走,会走至一处小小的别墅区内。看德国人阳台上摆设的各种花朵和与其相映成趣的各色窗帘倒不失为一种情调。这儿还有一处小小的邮局,店面不大,并且兼营着一间更小的花店,里面的老太太也是和蔼异常。曾经,这儿还是我与家里联系的一个临时的中转站,在我不那么想打开电脑的时候还是会来这儿寄出一封信或是卡片。现在信件早已不再是主要的通信手段,但是却有无可取代的感情力量。贴上邮票,似乎心也可以飞回8000千米外的家中休憩片刻。当邮局老太太帮我把信件丢进邮筒,我会习惯性的从旁边的花瓶中拿出一束康乃馨或是鸢尾花买回家中,他们的味道能使我回忆起过往,这是我喜欢的感觉。

有时还会经过一家化妆品店,它的橱窗里不会摆什么东西,这让我认为它的品位很独特。但是,它的橱窗中始终有一瓶粉红色的兰蔻So Magic,正如其名,这曾经是我认为最具有魔力的一种味道,因为它有着独特的紫罗兰花瓣和胡椒的混合味道,熟悉、浓郁而且温馨,能让我回忆起过去的味道。

如果没有遇见,也就没有失去,我现在真的希望,生活中处处都是如此,然后皆大欢喜。

 

这里有我喜欢的事物,尽管无论悲欢离合,都只是逢场作戏。

不知不觉,已经一年多过去了。这种翻日历的速度,让人有些措手不及。我们都在成长,而生活会使人变得成熟。

希望未来的我,仍会记得今天的样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