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逝去的小青春

by 作者: 啦啦伏地魔

窗外建筑机械依然轰鸣着,洗手间的水龙头喷了半天依然不出一滴水,双手在键盘上飞舞依然急促的啪啦声,似乎种种都显示着与过去两天异常的相似性。短暂的休息一下,像慵懒的加菲先生在床上来一段即兴的伸展运动。只是几秒的时间,手机邮箱传来比起床铃声更让人郁闷的声音,下滑,打开,“网络教育行业,分析一下。”

年后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有规律,每周一早上10点准时的高铁前往济南,每周五下午跟随着最拥挤的人流回到北京。只是最近一个月的情况有点特殊,掐指算下来,4 nights in Beijing,不晓得找了一份在北京的工作而或是山东。

我是一个民工,如果更准确一下,我是一个金融民工。每天接触到的虽然不是一块块板儿砖,但是看着那令人眼花缭乱的Excel数据表格,却也依稀有种搬砖的感觉。沉甸甸的数据啊,满盈盈的内容啊,压得人喘不上气,嘿,只是鼻炎的缘故吧。

谈及毕业,或许曾经是一个解脱的重要时点,不再上课,不再假期考虑作业,不再想考试。对于现在的我,只是在某时会暗恨自己为何没有抓紧当时的时间多学一点东西,多考几个证书,导致自己现在总是会在面对工作和竞争对手的时候发现自己多么的不堪一击。一摞摞备考材料放在家中,恨不得空余下来的每一分钟都可以抓紧时间好好研读。哦不,过目一下吧。

总算找到了点时间和朋友相聚,几个留学时期的同学,为了不同的目标来到了北京,聊天的话题从常年怀旧派直刷刷的转移到工作,“喂,听说德勤还没入职又涨工资了啊,你们可以在公司开同学会了啊,”或是,“介绍几个项目呗,我在做新三板”之类。好不容易有个朋友提及去年夏天在英伦某城市中心公园烧烤的愉快生活,却又被人硬生生的拉到了一个实际的话题,“噢,这边的房子即使有花园,某环内貌似也不允许吧。”

又一条邮件,针对工作的计划提出更为明确的时间表,同时意味着最近的周末又可以和亲爱的电脑手牵手,心连心,共创公开转让说明书了。很欣慰的是,洗手间的水龙头如同憋屈了大半辈子却得以翻身的奴隶一般咆哮了起来,呦,不错呦,来水咯,比服务员提到的2点提前了10分钟呢。冲一把提个神,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电脑前,却发现窗外的建筑机械声停止了,洗手间的水龙头也沉睡了,这个春末初夏的夜晚恢复了原来的宁静。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内容,却又多了一些,或许此时包含激情的,只剩下了那颗跳动的心脏,或许,还有那深深刻在心中的梦想。嗯,是的!

_DSC004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